万博代理要求-万博代理个人

作者:万博代理加盟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04日 11:38:1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曾被做空机构质疑造假正是因为跟谁学的“亮眼”业绩,在今年2月招致做空机构对其财务造假的质疑。

他笑言,自己因为穿着成人尿片,繁忙期间没时间去厕所,也可以直接尿下去。陈伯伯年纪这么大也拼命去卖口罩,只因不忍市民每天排队受苦,他不禁哽咽地说:「我还可以做,为甚么不多做一点」?陈伯伯曾于星期日看到一大批市民来买口罩,甚至把之前平日没卖完的数量全部卖光,他才得悉大家对口罩需求这么大。政府需要他们帮助代售防疫口罩,即使工作辛劳,陈伯伯仍每天努力分装及代售口罩。幸好陈伯伯的子女下班后、或放假的日子也会主动到药局帮忙,算是分担一下他的工作。每次他看到市民买到口罩的那种释怀心情,自己也会感欣慰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跟谁学的审计师事务所是德勤,实际上多数教育行业头部企业都选择了德勤。

跟谁学方面表示,公司不仅关注业务的增长,更关注增长的有效性。公司运营的核心追求是实现有效增长,而有效增长的前提是运营效率保持在一个高位水平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其他创始团队成员亦拥有比例不低的股份。然而,目前跟谁学多位联合创始人已经离职,这被外界担心会在高点抛售股票。

瑞幸咖啡自爆财务造假丑闻24小时后,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年报季拉开帷幕。

北京时间2月26日,万博代理提成GRIZZLY REPORTS 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,内容包括利用关联交易分摊成本,大规模和持久的刷单,伪造学生数量等。

新冠肺炎疫情肆虐,全球口罩供应紧张,虽然台湾自设口罩厂房,仍然未减轻市面上的需求。台湾有名72岁药剂师陈盈舟伯伯甘愿独自看铺,不辞辛劳穿着成人尿片,去满足大量需要购买口罩的市民。台湾于疫情期间实施口罩实名制,由当地药局协助政府卖口罩。可是疫情发展至今,各地区陆续传出有上年纪的药剂师、一人营运的药局,均因体力不胜负荷而退出售卖口罩名单。此时陈伯伯却要求增量加卖口罩,尽量满足市民令他们不用奔波找口罩。据台媒报道,陈伯伯每天早上8时便开始工作处理业务,大约中午12时半至下午4时则开售口罩,之后再为明日准备足够的口罩数量至晚上9时多才休息。然而陈伯伯曾患泌尿道疾病,手术过后经常要穿上成人尿片,即使工作有多不便,他仍坚持去做。

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跟谁学的现金余额,包括现金、短期投资和长期理财产品,合计为人民币27.4亿元,2019年初为2.36亿元。

经营性现金流为衡量一家公司业务是否健康的关键指标,财报显示,2019财年跟谁学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为12.851亿元人民币,较去年同期的2.419亿元人民币增长431.3%。

这与其他在线教育机构偏重标准化教研,招聘名校毕业生通过体系内培训培养名师的路径不同。

报告显示,2019财年,跟谁学的净收入为21.149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32.3%,现金收入为33.582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12.6%。

沈楠对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,“2019年,跟谁学的销售成本虽然同比有所增长,但它的增幅和我们的利润增幅几乎是完全一致的,这说明公司是在一个非常健康的轨道里实现指数级增长。”

跟谁学实现规模化盈利则与其极低的销售成本有关。新万博代理其2019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会披露,第四季度跟谁学每名付费学生的获取成本为400元左右,进而将全年的获客成本拉低到470元左右。这个数据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2019财年,万博代理放心 跟谁学实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2.869亿元人民币,去年同期为2557万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0倍多。

跟谁学年报中审计师称,“我们认为,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反映了公司从2018年12月31日到2019年12月31日的财务状况,以及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三年内的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,符合美国公认的会计原则。”

今年2月,万博代理流程跟谁学的股票迎来解禁。从年报披露的信息来看,截至2月末,跟谁学上市前的股东并未在解禁期后出售任何股份。

跟谁学CFO沈楠介绍,“基于做空机制,在美股市场,很多中概股都遭遇过被做空,尤其当美国投资人不能基于中国国情来理解中国公司的时候。此前,新东方和好未来上市不久,都曾经被浑水发布过做空报告,但历史证明,很多做空报告是站不住脚的。”

跟谁学业绩走向跟谁学的收入高速增长与采取名师策略有关。万博代理标准目前跟谁学聘用的教师平均教龄在10年以上,平均年薪在200万元以上,自称为行业最高标准,并围绕主讲老师配置辅导老师、教研、运营等团队。

2019年,跟谁学的总付费人次达到274.3万人次,同比增长257.6%。公司的员工规模,从年初的1315人增加到了年末的6435人。

首先披露年报的公司同样吸引眼球,这就是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跟谁学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2019财年,销售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.215亿元人民币增至10.409亿元人民币。在2019年的网校大战中,跟谁学的销售成本不可避免地大幅提高。这个趋势是否会持续,并侵蚀跟谁学的利润?

沈楠介绍,万博代理说明做空报告发布后,美国证券监管部门并未基于报告,要求跟谁学进行调查或作出回应。

跟谁学CFO沈楠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万博代理被黑“教育行业是一个长链条的服务行业,我们用户的报名信息、教材配送、听课记录、学情反馈、作业提交以及续费扩科等活动,在在线教育场景下,都被完整记录于后台数据库,环环相扣,都为审计工作提供了比较坚实的基础。”

“从财务视角看,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我们强调有效增长,不仅仅是学生人数的漂亮,而是切切实实的现金增长和利润,扎扎实实的营业收入,服务好每一个学生和家长。”沈楠说。

台湾72岁药剂师伯伯穿尿片独自看铺 卖口罩助市民

2月25日,做空机构Gruzzly Reseach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。当下正值瑞幸咖啡事件持续发酵,中概股公司年报的审计格外受外界关注。

瑞幸造假暴雷后 中概股跟谁学发布2019年报 CFO回应此前被做空

注重有效增长年报披露,万博代理佣金截至2019年末,跟谁学的营业收入已经连续5个季度增长超过400%,并且已连续7个季度达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盈利。

这样的策略使其客单价保持在行业领先水平,从而实现高毛利。2019财年,跟谁学的毛利率达到了75.4%,净利润率超过13%。

“GRIZZLY REPORTS的报告充满了基本的财务常识错误,新万博代理流程以及捏造的指控,我们与审计委员会及律师团队进行了充分沟通,并决定不对这种充满了猜测和妄议的报告多加评论。”沈楠说。

跟谁学的核心人物为创始人陈向东,2014年创办跟谁学前,他曾担任新东方集团执行总裁。目前,陈向东拥有跟谁学46.8%股份,以及90%的投票权。

北京时间4月3日晚,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(NYSE:GSX)发布2019财年经审计的财务报告。




万博代理要求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